鲽翼

昂。
一只不像孤剑的孤剑。
不会画…。

昂,今天立秋,而思绪早已步入冬天的我

太宰先生的绷带没有了,被拜托了下班买绷带而赶回来的芥川君 (突发奇想)

一个会向太宰先生撒娇的芥川小姐

昂,新人小画渣一枚。
觉得一直苦苦追寻哒宰桑的芥芥很戳心,就试着画了一张。